高举人六大旗

不定期更新╰(*´︶`*)╯
近期沉迷剑三楚留香,想吃侠蔡。

【侠蔡】长路归途part.2

陆尘宸在后山遇到了匹孤狼,一只狼王。

他躲在松树后面隐藏气息,将目光远眺到那雪山顶峰舞剑的那只孤狼身上,狼王锋芒毕露,剑意凌然,一招一式行云流水,但过重杀意却破坏了这份美感。

这不是一名武当道长应有的风姿,却实在耀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是孤独的狼,本应群居领导众狼,却不知为何孤家寡人,无人陪伴无人跟随,他想合群,可过高的自尊以至于自负让他不会向任何人低头。

幼童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这致命锋芒吸引,只看着那人看呆了许久,师兄练剑练得浑然忘我,紧蹙眉峰,挥招劈式凌厉无比。

但爹说了,行剑若操之过急,杀气太重,极易走火入魔。

这师兄也应了爹的教导,收剑时猛地一顿,口呕朱红,踉跄站立。

陆尘宸差点就冲上去了,可他又醒悟过来,若是前去,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那个人不需要别人可怜怜悯,即便是伤了痛了,也只会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他在等,等少年重又随意挥剑比划时脸上满含着崇拜地跑了上去。

"师兄师兄,你好厉害呀。"稚子软糯童音让人回神,蔡居诚俯视着才到自己腰间的小道童,单挑了眉梢冷冰冰说了个"滚"。

陆尘宸只当没听到,扒拉着蔡居诚的大腿,仰着头眼神亮亮地注视着他:"师兄~你刚刚那套剑法是什么,可不可以教教我呀~求你了~"

戳人弱点似乎是陆尘宸这个鬼灵精生来就会的技能,他总能准确无误知道该怎么拿捏别人。

果不其然,蔡居诚抬起一半的脚又收了回去,免去小屁孩屁股着地的惨剧发生,一向生人勿近连乌鸦都不亲近的武当二师兄瞧了两眼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孩儿,难得得开了尊口问了:"你知道我是谁么?"

想来是刚入门的小师弟,什么都不知道人也认不全,可自己的大名那些个人肯定都是嘱咐过了的,若是知道自己是蔡居诚,恐怕会吓到哭着跑回去吧。

"不知道。"陆尘宸诚恳的目光像是在问师兄的名字,虽然师叔师兄们好像说了什么名字让自己不要去招惹,应该就是他吧,但是名字?他没记住,走神了。

"蔡居诚。老四他们没告诉你?"

"蔡..居...诚。"他努力回想了一会,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在蔡居诚意料之外的一脸惊恐并没有出现,陆尘宸没跑走反而是抱得更紧:"二师兄好~二师兄教我武功吧。"

蔡居诚愣了又愣,茫然了很久。

他怀疑这个小孩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师傅现在连傻子都收了吗,但是观其目光澄澈,不像是痴傻的。

陆尘宸笑开了花,傻乎乎的二师兄好可爱哦,趁机抱紧了吃着热乎豆腐。

管别人说什么正邪不两立?

要知道,他老爹是行里有名的暗影,简称杀手?他娘呢,不仅仅是隐于江湖的高手厨子,还是玉剑山庄他客卿,天知道这势不两立的阵营他爹娘是怎么走到一块的。老爹老娘不一样是开开心心在一块生出了他。

好又如何,坏亦如何。

娘亲说了,若是自己喜欢,就算是十恶不赦的杀人魔头又有什么关系,若是不喜,就算是神仙也是无用。

"你不知道我被人说是武当魔头?"

陆尘宸摇头。

蔡居诚觉得头有些痛,再问:"你可知武当上下没人敢于我如此亲近?"

陆尘宸继续摇头,甚至抱着他的腿脸都贴了上去。

"你..!放手!"蔡居诚想把他踢开,又对这个不怕自己的师弟有些下不去手,只好声色俱厉地吼他。

"师兄教我武功我就放。"陆尘宸眯着眼笑,可爱之余又藏着几分别人看不出的狡黠。

他是真傻还是假傻。少年皱着眉头,拽着陆尘宸领子把他揪到跟前平视,威胁似的磨着牙阴森森地说道:"你信不信我把你丢下悬崖喂狼。"

"信,但是死之前师兄先教我武功,不用你丢我自己下去。"陆尘宸可聪明着呢,事实上他根本不信师兄能够下的了手,不过虚张声势罢了,但是狼嘛,就要顺毛捋才是。

蔡居诚最终是败下阵来,恶狠狠地瞪了陆尘宸一眼,却动作算是轻柔地给他放回地上:"什么基础都没打好就想学,等个百八十年再来找我吧!"

"那师兄我们说好咯!等我打好基础就来找你!"陆尘宸也不给蔡居诚反驳的机会,一口咬定就撒了欢儿地跑远了。

"呆子。"蔡居诚愤愤地憋出一句。

只是,待回去后众人一番说教,这傻小子怕是再也不会来了吧。

他垂下视线,在无人的山巅自嘲地低笑起来,仿佛是...一匹独自舔舐伤口的困兽。


【侠蔡/长路归途】
part1.

武当寻道出仙人,每年打破头想进山门的弟子都数以千计,当然,师门里更多的是被爱好捡东西的师叔师兄们捡回来的孤儿作为弟子,为的是无牵无挂方证大道。

陆尘宸是幼学(十岁)之年被楚留香捡上武当山的。

天知道他陆尘宸有爹有娘家庭美满,只不过是想出去玩迷了路,才做了马车往那什么十二连环坞去玩玩,顺带着多管闲事掺了一脚,仗着自己从小习武有几分拳脚边和人怼了几招。结果功力不济落水昏迷,才被那香帅救了上来。

可想而知,陆尘宸在武当醒来以后要多懵圈有多懵圈。

"爹娘若是知晓我来了武当,不知是会打死我还是夸死我。"陆尘宸从武当的木板床上艰难爬起,活动着嘎嘣响的筋骨,瞅瞅身上的道服,脸色怪的很,就差脑袋上没蹦出几个问号来。

小少年摸了把脑门上并不存在的汗,有模有样地揣起袖子装个道长----怎么看都不像。然后拿着香帅这位脑补过头的大人留下的书信去找人咯。

等他再见到这位香帅,定要埋汰一番。

有了楚留香的"介绍信",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乖巧机灵的陆尘宸拜见了武当上下,从掌门到师叔,外加一三四五各位师兄。

介于一众武当道长们生的都和嫡仙似的,一向以美色当前美色误认为基准的陆尘宸很没骨气吞下自己的身世。

既然他们都这么以为的,那自己也不好拂了别人好意不是。

而后这货就因为小师兄的夸赞成了武当弟子,入门的那种。

小屁孩得了夸赞小孩子心性地笑开了花儿,接着就励志要把武当上下欣赏个遍。

金鼎,凌霄宫....反正该看的他都看了,除了后山。

师叔师兄几次告诫他不可去那,那是个禁地。

好奇心害死猫的同时也是一种极大的机遇,若不是陆尘宸没胆子跑去后山,那他也不会遇到为此自己葬送一生姻缘的人,也不会抱得美人归之后把武当师叔胡子都气翘了要跳起来斩无极揍他----当然这是后话了。

|

你是个成熟的word文档了,应该自己动手打字了。
……想吃从小到大青梅竹马黏黏糊糊腻腻歪歪,天生克师兄的少侠把蔡师兄吃的死死的故事……
封面做出来很简单,写文就不容易了……

我感觉我被乐乎针对了。

暴卡——信奴(下)「pwp,双性,可能有孕期」

写着写着就爆肝了。
我的肾有点疼。
我有点想看大肚子卡总扶着腰脐橙……
看我的肾的情况吧。卑微发言。
车车惯例评论。

果然热圈,热度是我乐乎里最高的了「好像」

信奴【暴卡】

真正的勇士是不会因为挂了而放弃的。


https://shimo.im/docs/gWPeITD97F82SXk4
挂了记得和我说。

【2759】——牵手(凑热度)



并盛中学一个普普通通的早晨,一个普普通通的上学路,再日常不过的时光,在经历了山本扔东西扔出个全垒打,围在一起讨论晚上在干什么差点被云雀学长咬杀,以及里包恩穿着女士和服在消防柜里悠闲喝着茶之外,这一天算得上是非常圆满了。


下课铃声响起,纲吉拎起书包往门口走去,在走廊挺住脚步向后望去,手指悄悄摸摸勾住一条书包带子,拽住带子握在手里。


"十、十代目!!!"不出纲吉意料的僵直反应,和对别人的高傲自负是一点也沾不上边,不过这才是可爱的地方不是吗。


纲吉咧开嘴角笑开了怀,退后一步与那脸上发红的男孩并肩而立。仰起头看着他无辜眨眼:"狱寺君怎么了嘛?"


"没没没有。"狱寺慌得眼睛不知道该看哪儿,就像是一只被驯服的小猫咪顺从地跟着纲吉往前走。


山本被叫去打棒球了,里包恩被碧阳琪一把抱住约会去了,所以回家路上也只有纲吉和狱寺两个人了。


日头西落,把整个街道都让染成了暖暖的和橘子一样的橙色,也和橙子一样充斥着甜味。


走回家的两个人背影拉得老长老长,纲吉一直牵着狱寺的书包带,从远处望去还以为是牵住了男孩的手。


一向在纲吉面前说个不停的狱寺今天一反常态地安静下来,只是一双和猫样的碧色眼睛一刻不停地偷瞄着纲吉和他的手。


"十代目....?"狱寺还是忍不住想要问出口,就见到纲吉停了下来,和他面对这面,一面微笑,一面聆听似的等待着狱寺的下文。


狱寺紧张地都要结巴了,也不知道好口才都飞去了哪里:"那那个...十代目,就是,我的书包带.."


"噢这个呀"纲吉笑着松开手,黑色的带子从手掌心滑落,看着垂下的带子,狱寺突然有一种失落感涌上心头。


可下一刻,纲吉十分认真地靠近了他一步,伸出了手,认认真真地攥住了狱寺隼人的手,牢牢地牵在自己手上。


狱寺隼人连惊讶都忘记了,愣愣傻傻地任由琥珀色眼睛的男孩与他十指紧扣。


"那个...这应该就是里包恩说的,恋人之间的牵手吧..."纲吉用空出的一只手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脸上也红了一大片像个苹果似的,然后他又很坚定地握紧狱寺的手,看着自己的左右手、亦是恋人。


"以后,都这样一起回去吧。"


ps:对不起我又双叒叕喜欢冷cp了。有些地方记得不太清了,反正是童年记忆…总之我爱他们家噫呜呜噫,别说了。狱寺需要人宠。


是我本人了。
写文不是为了热度,小声。
我是因为爱他们呀。

wang泥巴:

啊啊啊啊QWQ好棒!
(我知道自己是菜鸽!我会努力的!

ouo风小城: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契约兽是个喵「abo/完结」

忙了这么久都在写这个……
8k的爆肝……写车好难哦,不过人六真的美味呜呜呜。
车车看链接,不能看跟我说我重新发。
https://shimo.im/docs/2v664ZynekA0O2oz 点击链接查看「我的契约兽是个喵「完」」,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