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人六大旗

不定期更新╰(*´︶`*)╯
高举人六贾尼夜九纲狱大旗坚定不动摇!!
产粮不为热度,我只是爱他们嘿嘿嘿。

我感觉我被乐乎针对了。

暴卡——信奴(下)「pwp,双性,可能有孕期」

写着写着就爆肝了。
我的肾有点疼。
我有点想看大肚子卡总扶着腰脐橙……
看我的肾的情况吧。卑微发言。
车车惯例评论。

果然热圈,热度是我乐乎里最高的了「好像」

信奴【暴卡】

真正的勇士是不会因为挂了而放弃的。


https://shimo.im/docs/gWPeITD97F82SXk4
挂了记得和我说。

【2759】——牵手(凑热度)



并盛中学一个普普通通的早晨,一个普普通通的上学路,再日常不过的时光,在经历了山本扔东西扔出个全垒打,围在一起讨论晚上在干什么差点被云雀学长咬杀,以及里包恩穿着女士和服在消防柜里悠闲喝着茶之外,这一天算得上是非常圆满了。


下课铃声响起,纲吉拎起书包往门口走去,在走廊挺住脚步向后望去,手指悄悄摸摸勾住一条书包带子,拽住带子握在手里。


"十、十代目!!!"不出纲吉意料的僵直反应,和对别人的高傲自负是一点也沾不上边,不过这才是可爱的地方不是吗。


纲吉咧开嘴角笑开了怀,退后一步与那脸上发红的男孩并肩而立。仰起头看着他无辜眨眼:"狱寺君怎么了嘛?"


"没没没有。"狱寺慌得眼睛不知道该看哪儿,就像是一只被驯服的小猫咪顺从地跟着纲吉往前走。


山本被叫去打棒球了,里包恩被碧阳琪一把抱住约会去了,所以回家路上也只有纲吉和狱寺两个人了。


日头西落,把整个街道都让染成了暖暖的和橘子一样的橙色,也和橙子一样充斥着甜味。


走回家的两个人背影拉得老长老长,纲吉一直牵着狱寺的书包带,从远处望去还以为是牵住了男孩的手。


一向在纲吉面前说个不停的狱寺今天一反常态地安静下来,只是一双和猫样的碧色眼睛一刻不停地偷瞄着纲吉和他的手。


"十代目....?"狱寺还是忍不住想要问出口,就见到纲吉停了下来,和他面对这面,一面微笑,一面聆听似的等待着狱寺的下文。


狱寺紧张地都要结巴了,也不知道好口才都飞去了哪里:"那那个...十代目,就是,我的书包带.."


"噢这个呀"纲吉笑着松开手,黑色的带子从手掌心滑落,看着垂下的带子,狱寺突然有一种失落感涌上心头。


可下一刻,纲吉十分认真地靠近了他一步,伸出了手,认认真真地攥住了狱寺隼人的手,牢牢地牵在自己手上。


狱寺隼人连惊讶都忘记了,愣愣傻傻地任由琥珀色眼睛的男孩与他十指紧扣。


"那个...这应该就是里包恩说的,恋人之间的牵手吧..."纲吉用空出的一只手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脸上也红了一大片像个苹果似的,然后他又很坚定地握紧狱寺的手,看着自己的左右手、亦是恋人。


"以后,都这样一起回去吧。"


ps:对不起我又双叒叕喜欢冷cp了。有些地方记得不太清了,反正是童年记忆…总之我爱他们家噫呜呜噫,别说了。狱寺需要人宠。


是我本人了。
写文不是为了热度,小声。
我是因为爱他们呀。

wang泥巴:

啊啊啊啊QWQ好棒!
(我知道自己是菜鸽!我会努力的!

ouo风小城: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契约兽是个喵「abo/完结」

忙了这么久都在写这个……
8k的爆肝……写车好难哦,不过人六真的美味呜呜呜。
车车看链接,不能看跟我说我重新发。
https://shimo.im/docs/2v664ZynekA0O2oz 点击链接查看「我的契约兽是个喵「完」」,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大概是史上最虐吧——《阴阳4》

  清醒时的六祸苍龙,伤体未愈却总看向门外,好像这样就能把他看回来。
  
  明明这是个幼稚到可笑的妄想,他还是不信那个人就这么离开了自己,载着自己不为人知的过去与黑暗。

  
  要说普天下谁最懂六祸苍龙,唯有人形师一人。
  
  六祸苍龙总想着他们的年少时的相遇,那时的他经历祸乱,九死一生。
  
  是医术小有所成的人形师路过救下了他。
  
  在荒郊野外,不为人知的半山腰上,那一座小屋承载了许多年少豪情。
  
  还记得自己中了毒,双眼因毒素而暂时失明。
  
  六祸苍龙恼过,怨过,恨过,最终却在人一声声地抚慰下安了心。
  
  被人牵出屋子,并排坐在山坡上悠闲的晒着太阳,听着人形师说起他从西域一路过来的趣事。
  
  哪怕看不见,他也能感受到话语中的温柔。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以后,他就等见了人形师那般神秘到诡异的模样也无动于衷的原因吧。
  

  那时候,年少的他满是自信的宣言要一统天下,平武止戈。
  
  人形师就在他的背后站着,笑意满满地告诉他,会伴他一生。
  
  哪有利用,哪用猜疑。
  
  不过是真心尔尔。
  
  六祸苍龙明白,哪怕所有人都会背离,还会有他在身旁不离不弃。

  
  如果当时,他没有扑上来就好了…
  
  六祸苍龙懊恼地拍着床沿想到。
  
  人形师在那一瞬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保护他。
  
  他叹了一声,闭上眼。
  
  一阵风吹过,他看向了旁边。
  
  突地,脑海中一片空白。
  
  怔着,看着地上几片飞进的蓝色花瓣。
  
  蓝色妖姬……
  
  花在,人已不知何踪。

 
  再度漫步林际,身旁却再无人陪伴。
  
  六祸苍龙负着手,环顾周围,唯有声声蝉鸣和不时的一两声鸟叫。
  
  六祸苍龙下意识的想要去问什么,转头未言语,便是一愣停了脚步,一时失神 ,竟然陷入回忆之中。
  
  记得,他还在的时候总走在自己的右后方,距自己不过半步之遥。
  
  就那么,悠闲又优雅的捏着蓝玫瑰,亦步亦趋。
  
  也曾注意到,哪怕他身后不止一个人,他也只在那个位置,就好像理所应当,谁去夺也夺不走。
  
  他偏头看去,那个位置,就如同自己的心,空荡荡的。
  
  人形师那种像跟随的忠诚,更像是一名骑士守护了他身后的天地。
  
  只要六祸一回头,永远都能看到他。
  
  可是现在那个一直陪着六祸苍龙的男人,走了,连什么都不留。
  
  千流影跟他说,人形师有一衣个冠冢,就在树林的尽头。
  
  每次布道回来都要走过的地方。
  
  他说,人形师死了以后恐怕还会跟着你。
  
  教主反倒有些庆幸…
  
  他没离开……还好。
  
 男人走到一半,却决绝地返回龙威宫。
  
  只要一看,便知晓自己的心会有多空,会有多痛
  
  衣冠冢,多么讽刺的名字呵…
  
  连个尸首都没有。

吐槽……

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呐喊……
tmd为什么布袋戏的视频这么难剪辑…………
大概就是因为我善用空镜,而其中空镜贼少吧……
想剪点小剧情都剪不出来啊啊啊啊啊……
主要是想剪车车……
歌词好他妈带感就是剪不出来,我都快愁死了。